海关权利救济

发布日期:2020-02-03 09:12:38  所属分类海关权力救济
导读:  当海关侵犯了你的权益时怎么办  海关作为国家进出(关)境的监督管理机关,其职能活动涉及所有进出境货物、进出境人员、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及运输工具的监督管理,征收

  当海关侵犯了你的权益时怎么办

  海关作为国家进出(关)境的监督管理机关,其职能活动涉及所有进出境货物、进出境人员、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及运输工具的监督管理,征收关税、查处走私及其他违反海关法行为,编制海关统计等许多方面,每天都要对外作出大量的行政行为(这些行政行为又常常涉及许可海关规范性文件)。由于种种原因,海关及其工作人员在实施海关行政管理活动中,难免会出现执法偏差,做出这样或那样的违法和不当的具体行政行为,可能侵犯作为海关管理相对人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同时,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海关的行政行为也不可能全部认同,就某些对自身权利义务产生较大影响的海关处理决定(如海关行政强制措施、行政处罚决定或征税决定)常常会有不同看法和认识,认为海关行使职权的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并进而引起争议。一旦产生执法争议,无论是何种争议、基于何种原因引起,都必然会对海关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产生影响。从海关一方来讲,行政争议的出现会导致海关行政管理法律关系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从而影响和妨碍海关行政活动的顺利进行。如果行政争议得不到及时的处理和解决,将会大大降低行政效率,使行政管理的目的难以彻底实现。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一方来讲,有关行政争议直接影响到其合法权益,如果海关执法确有违法或者不当之处,不及时加以纠正,则不利于对其合法权益的维护。由此可见,建立完善的海关争议解决机制和权利救济途径,在出现执法争议时,作为管理相对人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能够通过法定的程序和步骤主张权利、寻求救济,使一切侵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海关违法或不当的行政行为得到及时制止和纠正,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那么,当出现执法争议时,有哪些争议解决方式和权利救济途径可供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选择呢?事实上,随着近年来海关法制建设的不断深入和完善,海关已建立起一套较为完备的执法争议解决机制和海关法律救济程序。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海关及其工作人员所实施的执法行为违反法律规定或者明显不当,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其首先可以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上一级海关申请行政复议或向有关司法机关提起行政诉讼或以原海关为赔偿义务机关申请赔偿(在申请复议或提起诉讼时也可附带提出赔偿请求)。在法律规定的复议、诉讼期限届满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通过申诉的方式,要求有关部门对海关违法或不当的执法行为加以制止和纠正,对自身的受损权益给予救济。此外,根据《海关法》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于海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违纪行为,还有权进行检举和控告。

    播放
    隐藏
  • 中国consignne因疫情爆发无法履约 定金是可要求退还?
  • 船公司因疫情甩箱,货代是否要背这个锅?
  • 与国外卖方订立买卖合同后,疫情发生进口货物在国内需求骤降,国内买房是否可以解除合同?
  • 因疫情解除国际贸易合同的是否可据此为解除海运合同的不可抗力的证据?
  • 如果双方确定了抵港时间,来自疫区的船舶被限制是否可援用不可抗力?
  • 密切注意航运公司的动态、目的港政策相关动态,同时将瘟疫写入提单和运输合同中并作出明确的约定。如果因为来自疫区的原因目的港国家政策导致放弃货物的风险较高的情况下,建议实际承运人收取提货担保以避免可能发生的拒收损失,同时货代提单最好不要签发,否则将以承运人的身份承担法律责任 ...[更多]
    有约定从约定,无约定从法定。即如果货物因病毒爆发而未及时提取,由于需要预防和控制爆发的交通管制码头停工,船舶公司或货物所有人一般可以声称由于不可抗力而增加储存费。...[更多]
    要看租约合同中的不可抗力条款是否排除了瘟疫的适用,如果没有订立不可抗力条款根据国际公约的解释为航次租船合同文本明确规定,本条款的适用范围限于租船合同订立之日后发生的情况。这是因为订约各方在解谈判之前或期间如果已经了解到疫情的发生,在履行合同时不能援引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免除责任...[更多]
    按照 《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 关于不可抗力的规定处理.目前通说观点认为,应政府要求迟延复工的可构成不可抗力,但要综合认定员工被隔离的原因、员工在造船任务中承担的任务、企业人员配置的合理性、再招募的难易度等,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只有一部分员工被隔离或在治疗中,主张造船的进度不能正常进行,构成不可抗力是很困难的,相关规定可参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防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期间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关审判、执行工作的通知 》...[更多]
    答:先看双方合同是否有明确约定,即使有约定还需结合双方订立合同的过程、背景、双方履行情况以及因疫情对货物需求产生的具体影响来综合判断。如双方订立的合同并未约定市场需求减少可以解除合同,如适用中国法律,单纯的市场需求问题一般会被倾向于被认定属于商业风险。相较于合同履行中的其他间题,商业风险由合同方自行承担。这种情况一般无法援引法律规定的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来对解除合同的责任进行保护。...[更多]

    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