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纽约公约》

发布日期:2020-02-01 22:46:15  所属分类涉外仲裁法律
导读:涉外仲裁律师

  (1958年6月10日订于纽约)

  第一条

  一、仲裁裁决,因自然人或法人间之争议而产生且在声请承认及执行地所在国以外之国家领土内作成者,其承认及执行适用本公约。本公约对于仲裁裁决经声请承认及执行地所在国认为非内国裁决者,亦适用之。

  二、“仲裁裁决”一词不仅指专案选派之仲裁员所作裁决,亦指当事人提请仲裁之常设仲裁机关所作裁决。

  三、任何国家得于签署、批准或加入本公约时,或于本公约第十条通知推广适用时,本交互原则声明该国适用本公约,以承认及执行在另一缔约国领土内作成之裁决为限。任何国家亦得声明,该国唯于争议起于法律关系,不论其为契约性质与否,而依提出声明国家之国内法认为系属商事关系者,始适用本公约。

  第二条

  一、当事人以书面协定承允彼此间所发生或可能发生之一切或任何争议,如关涉可以仲裁解决事项之确定法律关系,不论为契约性质与否,应提交仲裁时,各缔约国应承认此项协定。

  二、称“书面协定”者,谓当事人所签订或在互换函电中所载明之契约仲裁条款或仲裁协定。

  三、当事人就诉讼事项订有本条所称之协定者,缔约国法院受理诉讼时应依当事人一造之请求,命当事人提交仲裁,但前述协定经法院认定无效、失效或不能实行者不在此限。

  第三条

  各缔约国应承认仲裁裁决具有拘束力,并依援引裁决地之程序规则及下列各条所载条件执行之。承认或执行适用本公约之仲裁裁决时,不得较承认或执行内国仲裁裁决附加过苛之条件或征收过多之费用。

  第四条

  一、声请承认及执行之一造,为取得前条所称之承认及执行,应于声时提具:

  (甲)原裁决之正本或其正式副本,

  (乙)第二条所称协定之原本或其正式副本。

  二、倘前述裁决或协定所用文字非为援引裁决地所在国之正式文字,声请承认及执行裁决之一造应备具各该文件之此项文字译本。译本应由公设或宣誓之翻译员或外交或领事人员认证之。

  第五条

  一、裁决唯有于受裁决援用之一造向声请承认及执行地之主管机关提具证据证明有下列情形之一时,始得依该造之请求,拒予承认及执行:

  (甲)第二条所称协定之当事人依对其适用之法律有某种无行为能力情形者,或该项协定依当事人作为协定准据之法律系属无效,或未指明以何法律为准时,依裁决地所在国法律系属无效者;

  (乙)受裁决援用之一造未接获关于指派仲裁员或仲裁程序之适当通知,或因他故,致未能申辩者;

  (丙)裁决所处理之争议非为交付仲裁之标的或不在其条款之列,或裁决载有关于交付仲裁范围以外事项之决定者,但交付仲裁事项之决定可与未交付仲裁之事项划分时,裁决中关于交付仲裁事项之决定部分得予承认及执行;

  (丁)仲裁机关之组成或仲裁程序与各造间之协议不符,或无协议而与仲裁地所在国法律不符者;

  (戊)裁决对各造尚无拘束力,或业经裁决地所在国或裁决所依据法律之国家之主管机关撤销或停止执行者。

  二、倘声请承认及执行地所在国之主管机关认定有下列情形之一,亦得拒不承认及执行仲裁裁决:

  (甲)依该国法律,争议事项系不能以仲裁解决者;

  (乙)承认或执行裁决有违该国公共政策者。

  第六条

  倘裁决业经向第五条第一项(戊)款所称之主管机关声请撤销或停止执行,受理援引裁决案件之机关得于其认为适当时延缓关于执行裁决之决定,并得依请求执行一造之声请,命他造提供妥适之担保。

  第七条

  一、本公约之规定不影响缔约国间所订关于承认及执行仲裁裁决之多边或双边协定之效力,亦不剥夺任何利害关系人可依援引裁决地所在国之法律或条约所认许之方式,在其许可范围内,援用仲裁裁决之任何权利。

  二、1923年日内瓦仲裁条款议定书及1927年日内瓦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在缔约国间,于其受本公约拘束后,在其受拘束之范围内不再生效。

  第八条

  一、本公约在1958年12月31日以前听由任何联合国会员国及现为或嗣后成为任何联合国专门机关会员国或国际法院规约当事国之任何其他国家,或经联合国大会邀请之任何其他国家签署。

  二、本公约应予批准。批准文件应送交联合国秘书长存放。

  第九条

  一、本公约听由第八条所称各国加入。

  二、加入应以加入文件送交联合国秘书长存放为之。

  第十条

  一、任何国家得于签署、批准或加入时声明将本公约推广适用于由其负责国际关系之一切或任何领土。此项声明于本公约对关系国家生效时发生效力。

  二、嗣后关于推广适用之声明应向联合秘书长提出通知为之,自联合国秘书长收到此项通知之日后第90日起,或自本公约对关系国家生效之日起发生效力,此两日期以较迟者为准。

  三、关于在签署、批准或加入时未经将本公约推广适用之领土,各关系国家应考虑可否采取必要步骤将本公约推广适用于此等领土,但因宪政关系确有必要时,自须征得此等领土政府之同意。

  第十一条

  下列规定对联邦制或非单一制国家适用之:

  (甲)关于本公约内属于联邦机关立法权限之条款,联邦政府之义务在此范围内与非联邦制缔约国之义务同;

  (乙)关于本公约内属于组成联邦各州或各省立法权限之条款,如各州或各省依联邦宪法制度并无采取立法行动之义务,联邦政府应尽速将此等条款提请各州或各省主管机关注意,并附有利之建议;

  (丙)参加本公约之联邦国家遇任何其他缔约国经由联合国秘书长转达请求时,应提供叙述联邦及其组成单位关于本公约特定规定之法律及惯例之情报,说明以立法或其他行动实施此项规定之程度。

  第十二条

  一、本公约应自第三件批准或加入文件存放之日后第90日起发生效力。

  二、对于第三件批准或加入文件存放后批准或加入本公约之国家,本公约应自各该国存放批准或加入文件后第90日起发生效力。

  第十三条

  一、任何缔约国得以书面通知联合国秘书长宣告退出本公约。退约应于秘书长收到通知之日一年后发生效力。

  二、依第十条规定提出声明或通知之国家,嗣后得随时通知联合国秘书长声明本公约自秘书长收到通知之日一年后停止适用于关系领土。

  三、在退约生效前已进行承认或执行程序之仲裁裁决,应继续适用本公约。

  第十四条

  缔约国除在本国负有适用本公约义务之范围外,无权对其他缔约国援用本公约。

  第十五条

  联合国秘书长应将下列事项通知第八条所称各国:

  (甲)依第八条所为之签署及批准;

  (乙)依第九条所为之加入;

  (丙)依第一条、第十条及第十一条所为之声明及通知;

  (丁)依第十二条本公约发生效力之日期;

  (戊)依第十三条所为之退约及通知。

  第十六条

  一、本公约应存放联合国档库,其中文、英文、法文、俄文及西班牙文各本同一作准。

  二、联合国秘书长应将本公约正式副本分送第八条所称各国。

  注:本公约于1987年4月22日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效。

    播放
    隐藏
  • 外国买家是否可以因为货物来自疫区而拒绝接受货物和支付货款?
  • 在贷代没有出自己货代提单的情况下收货人拒收而导致的滞箱费如何止损?
  • 货代在垫付目的港的滞箱费后如何向托货人追偿?
  • 冠状病毒造成到港货物无法提货,已经签订的国际贸易合同如何处理?
  • 如果货运代理公司在向船公司预订船舱后因爆发事故未能及时交货,货运代理公司是否必须对船公司负责?
  •   前 言   国际商会新的《托收统一规则》将于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起生效。   由于一九六七年以来被广泛采用的现行《商业单据托收统一规则》(254号 小册子)将为本规则所代替,这一进展将会引起全世界各银行的兴趣。   采用新名称的原因是由于在业务实践上,托收单据既有商业性质的,亦有资金 性质的 。   在修订时,国际商会的银行委员会曾对一九六七年以来在业务实践中的变化和 对现行规则所不能解决的特殊问题都考虑在内。例如当托收指示书要求支付利息而 付款人拒付时,提示银行如何处理?这次修订的规则中对这个问题作出了明确的规 定。   此修定本反映了国际商会采取的适应于国际贸易变化的方针。   总则和定义   A.本总则、定义以及下列...[更多]
    判断港口是否安全要根据当地是否采取适当的预防和保护措施,疫情是否持续恶化到严重水平,疫情的流行要达到中国任何港口都不安全的状况,并且要求有世卫组织、国家保健委员会的相关消息证实。如果只能证明船员在停泊中将面临严重感染风险,船公司不能以港口不安全为理由拒绝寄泊疫区的相关港口。...[更多]
    要看租约合同中的不可抗力条款是否排除了瘟疫的适用,如果没有订立不可抗力条款根据国际公约的解释为航次租船合同文本明确规定,本条款的适用范围限于租船合同订立之日后发生的情况。这是因为订约各方在解谈判之前或期间如果已经了解到疫情的发生,在履行合同时不能援引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免除责任...[更多]
    注意必须确认议定费用是存款还是预付款,如预付款被取消,则应退还预付款。在个别合同中,可能存在一种表述不明确的情况,即是否存在预付款,虽然表述为预付款,但是规定另一方如果不履行合同,可以没收费用。在这种情况下,对合同条款的解释问题不能概括。在适用英国法律的情况下,如果难以作出区分,费用通常被解释为预付款:在适用中国法律的情况下,费用被表示为预付款,但是它具有押金性质(例如,在合同中明确规定,预付款的一部分是为了履行担保合同,不履行的部分将被没收),而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某些问题的解释第118条,费用仍可被认定为押金。 ...[更多]
    船舶依据港口当局的指示在锚地等泊的时间是否可以起算装卸货时间,以及受坏天气影响,我们认为租家的指定的代理在给船舶指示,在锚地等泊,这些仅仅是作为船舶代理的一些正常的指示,并无租家为此目的的授权;在等泊时间不可计算装卸货时间。但是在疫情背景下,检疫将是船舶被允许靠泊的实质性要求因此,除非租约另有规定,否则船东应谨慎地在到港当天未通过检疫许可的情况下直接向承租方递交 NOR . ...[更多]

    法律咨询